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一起做研究

学校网址:http://www.tianwenedu.com/yli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伍月铭—高粱饴(1410-01)  

2014-11-12 09:35:17|  分类: 语-伍月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高粱饴,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,反正,这个名字,一直存在我的记忆里,那是我童年的奢侈,记忆里的香甜。
   我的童年,还是物质匮乏的年代,在我们那样的小乡村,苹果、巧克力根本不得见,而村头那间小卖部,我们那时叫合作社,又简称为合社,便成了我每天心心念念的地方。爷爷是有些积蓄的,又极宠溺我,于是我便每天有了逛合社的机会。
合社里卖些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,但有两种东东是我毕生难忘的:麦乳精和糖。麦乳精一大铁罐,也不能天天买,更不能装在口袋里随时吃。于是香甜的糖便成了我的最爱。糖也有两种,一种是水果糖,圆圆的一颗,用红色的纸包着,一分钱一颗,随意散放着;另一种就是高粱饴了,长方体,用黄色的纸包着,用袋子细细装了,放在一边,五分钱一颗。我小时候对钱就没什么概念,对数字极其不敏感,一边奇怪为什么一颗高粱饴可以换得五颗水果糖,同时又无法抵御高粱饴远在水果糖之上的香甜与腻滑。好在爷爷疼孙女,经常买上一两颗高粱饴给我,而我却总是抱怨爷爷买的糖少。那一两颗高粱饴总是先吃一颗,剩下的那颗总是藏着,枕头下,被子里……都曾留下过高粱饴的香甜。我从小便不爱炫耀,一是没有什么东西可炫耀,二是我怕我仅有的那点东西一炫耀就不是我的了。看来,童年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真的是一生的。唉,扯远了,还是拉回来说说高梁饴吧。
   高梁饴的香甜在我的童年里氤氲了很久,什么时候散去的,我已经记不起来了。直到有一天逐渐上了年纪的母亲感慨般地提起,我才惊觉这种香甜的糖果已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很久了。母亲还絮叨地说起了高粱饴的五分钱身价和软糯的口感,我才发现,原来母亲也是爱这种糖果的,那么爷爷,带我逛合社的那会儿,已是七十多的高龄,已经退役的牙齿恐怕也只能消受高粱饴了。可是,我的记忆里,从来只有他们剥开高粱饴的糖纸然后喂到我嘴里的画面啊。
   我开始在各大超市里寻找高粱饴的影子,无果。又上网查找,才知高粱饴原来是山东的特产。所幸这回带了学生来齐鲁游学,别的什么也顾不上,高粱饴倒是买了几大包。看上去,还是童年的包装,掏出两颗,剥开,喂进嘴里,咀嚼,那味道,分明已经不纯了,可细细一品,一丝丝记忆的香甜还是在唇齿间弥漫开来……
于是,我拨了母亲的号码,说,妈,我找到高粱饴了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